作者:冠 乔

谢晋元,广东蕉岭人,结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,1937年淞沪会战中率“八百壮士”坚守上海四行堆栈,鏖战四昼夜,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,从而威名远播,中外咸钦。上海公租界英军司令史摩莱少将由衷地赞叹:“我们都是履历过欧战的武士,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比中国‘敢死队员’最后守卫闸北更英勇、更壮烈的事了。”

情真意切与妻书

【抗战通信】谢晋元的两封家信

1936年春节事后,迫于中日战争形势压力,谢晋元把妻子凌维诚以及三个后代从上海护送回广东蕉岭老家,临别时对有身的妻子说:“等抗战胜利那一天,我亲自把你们接回上海。”

妻子凌维诚祖籍镇江,生于上海,结业于上海东南体育专科学校,和谢晋元认识于同学的一场婚礼,其时两人划分是伴郎伴娘角色,经先容后很快熟悉、来往、通信。1929年9月,两人在汉口结为伉俪。1930年生下大女儿谢雪芬不久,凌维诚回沪与丈夫团聚,直到二女儿谢兰芬、三子谢幼民降生,一家人一直住在上海龙华寺劈面的三间寓所。

谢晋元送妻子后代回老家蕉岭后,好长一段时间心情无法平静。凌维诚自幼在上海长大,生活一直比力优渥。其时大家都劝妻子:“维诚啊,无论从哪方面看,你都不用跑到广东蕉岭谁人穷乡僻壤去。”大姐凌维君得知妹妹回广东原籍时,更是气恰当即晕倒。

凌维诚最初也是想不通,只是经谢晋元重复劝说,才委曲同意领导孩子回去的。除战事紧张等原因,凌维诚更多的还是深爱丈夫,明确丈夫是至孝之人,高堂鹤发,年迈体衰,有自己回去代尽孝道,也能使丈夫放心杀敌报国。

从都会来到山乡农村,对从未耕过田的凌维诚来说谈何容易。根据当地习惯,男子品茗谈天,女人下田种地、洗衣煮饭。凌维诚刚到蕉岭的时候,劳作后腰酸腿麻,心悸头晕,用饭无味,难以安息。夜深人静之时,看着几个熟睡的幼小孩子,伤心的泪水止不住流下来,但又怕年迈的公婆看到,只好自己强忍苦痛。

丈夫又何尝不是对妻子后代无时无刻地牵挂呢?抗战形势日渐紧张,白昼军务忙碌,但一到夜深人静,独自遥想家乡亲人,思绪便飞向远方,坐卧不安,辗转难眠,禁不住披衣坐起,铺展信笺,提笔向爱妻倾诉衷肠:

抗战家书 谢晋元

“巧英吾妻爱鉴:日内即将率部进入沪淞参战,特修寸笺以慰远念。我神州半壁河山,日遭蚕食,亡国灭种之祸,发之他人,操之在我,一不留心,子孙无噍类矣。为国杀敌,是革命武士素志也;而武士不宜有家室,我今既有之,且复门衰祚薄,亲者丁稀,我心非铁石,能无眷然乎!但职责所在,为国当不能顾家也。老亲之慰奉,后代之修养,家务一切之措施,劳卿担负全责,庶免旅人之分心也……”

凌维诚最初也是想不通,只是经谢晋元重复劝说

运输机械

作者:冠 乔谢晋元,广东蕉岭人,结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,1937年淞沪会战中率“八百壮士”坚守上海四行堆栈,鏖战四昼夜,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,从而威名远播,...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888-553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正式官网  yabo亚博登陆  yabo亚博登陆  lol下注平台-首页